Welcome to SpiceShop Theme

Sea summo mazim ex, ea errem eleifend definitionem vim. Ut nec hinc dolor possim mei ludus efficiendi ei sea summo mazim ex.

赵白鸽离任谢网友关心 希望善意监督批评红会

赵白鸽离任谢网友关心 希望善意监督批评红会

2日,赵白鸽卸任中国红十字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会长,伴随而来的,是网络上汹涌的评论。

与之相应的,是赵白鸽在红会任职的3年内,力推改革之时的质疑不断。其部分改革取得一些效果,但部分至今尚未有后续消息。

中青舆情监测室抽样2000条网络舆情统计显示,57.4%网民不认同红十字会在3年间已扭转了“黑十字会”的印象。红会重塑公信力的改革之路依然艰巨。

京华时报记者陈荞

离任未提改革谢网友关心

赵白鸽在每一次接受采访时,几乎都会高调谈起红会的改革,并一再强调红十字会改革势在必行。

昨天上午,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大楼内,举行云南鲁甸地震救灾事迹报告会,当天出席报告会的有红会现任的几位副会长。赵白鸽陪同中国红十字会前会长彭珮云走出贵宾室,并送至报告厅门口,但赵白鸽没有进入会场,也委婉地拱手拒绝了现场记者的采访。

“谢谢社会大众特别是网友的关心。”不过当天上午,赵白鸽还是接受了光明网的采访。这是她在离开工作3年的红会办公室前唯一回答公众就此次职务调整问题的采访,“我今年62岁了,已经过了任职年龄,属于换届前的正常人事调整。我还担任着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国际上还担任着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副主席,负责亚太地区事务,以后我将更多地参与国家外事与国际红十字运动等工作。”

她着重总结了自己这3年来带领红会的团队所做的工作,“3年来,我们重点进行了人道主义精神的传播和实践。”但她却并未提到改革。

3年前的9月,时任国家人口计生委副主任的赵白鸽,临危受命,调任中国红十字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会长。彼时,红会因郭美美正遭遇前所未有的舆论风暴与信任危机。

上任仅两个月,2011年11月5日,赵白鸽参加搜狐企业家论坛年会时作主题发言,她毫不讳言郭美美,态度坚定地表示要“深刻反思”,慷慨激昂地提出“红会必须要进行改革”。

赵白鸽给出了改革的方向:建立由政府、社会组织、企业、公民共同组织的在人道救援和慈善事业的体制机制;建立公开透明和规范化的管理机制;建立与社会和公民沟通的畅通渠道。

2011年12月8日,中国红十字会第九届理事会召开。赵白鸽对记者表示:“不是我们想不想变是社会要求我们变。”她明确提出,红会未来要进行四个方面的重要改革,包括体制机制、人事制度、品牌管理、能力建设。

她表示,总会正在建设全国联网的“中国红十字会综合管理信息系统”,以加快实现红十字会系统接收捐赠款物及使用的信息化管理,信息系统包括人、财、物、项目、志愿者处等五部分,建设工程非常大,预计3年内可以在全国运行。

“这个系统建成后,一旦有捐款信息就会输入到系统里,要编造信息就不容易了。”赵白鸽说,如果捐款捐物不把住,“将来糟糕的故事会很多”。

此后的几年,赵白鸽在每一次接受采访时,几乎都会高调谈起红会的改革,并一再强调红十字会改革势在必行,而且应该走在社会组织改革的前头。

任职红会期间推多项改革

赵白鸽说,根据评估,红会需要调整战略定位,整顿治理结构,建立专业服务的人才队伍。

赵白鸽所提的四个方面的重要改革,其中几项很快就付诸实施并初见成效。

在品牌管理方面,2012年,中国红十字会全面推进冠名医院、合作企业和冠名基金的整顿,至当年12月,中国红十字会宣布,全国已有232家红十字医疗机构被取消冠名资格。

在人事制度上,2012年,红会公开选拔多名高管。有专家指出,红会在经历“郭美美事件”后,确实下了很大决心想推进整体的改革,公选正是改革一部分。

当年6月6日,红会首办开放日之际,赵白鸽总结说,过去几个月里,红十字会在体制机制创新、品牌管理、核心业务发展、审计监督、职业化建设和信息化建设等方面都加大了改革力度,红会还首次面向社会公开招标审计服务,并在系统内部开展独立的审计监察,信息管理系统完成前期设计并进入招标程序等。

她表示,“红十字会的改革是一个系统工程,未来一个时期将围绕管理体制、治理结构、人才体系和监督体系等方面进行积极的改革和探索。”

2012年7月,《国务院关于促进红十字事业发展的意见》发布,对红十字事业改革的方向和要求进行明确。

中国红十字会还主动参加能力评估。赵白鸽介绍,评估结果暴露出中国红会存在系统治理结构不畅、工作效率不高、对志愿者管理不畅、宣传倡导不够等四个问题,“这些问题为改革提供了一些方向”。

赵白鸽说,根据评估,红会需要调整战略定位,整顿治理结构,建立专业服务的人才队伍,并表示将邀请社会中立人士参与对红十字工作的监督与评估,加强红十字会的财务管理和品牌管理。

红会屡遭质疑立下军令状

如果两到三年仍翻转不了“黑十字”的印象,我将主动请求辞职。

不久赵白鸽即兑现承诺。2012年12月,由各界知名人士组成的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成立,担负第三方监督的职责。

按赵白鸽的设想,未来的中国红十字会应是一个受托于政府、国际组织和社会公众,行使人道使命的社会组织。她说,她想推动改革,把红会变成一个真正代表老百姓、老百姓真正拥护的平台。

20多位学者受邀组建“中国红十字会改革与发展战略课题组”,为红会改革出谋划策。

中国红十字会一直为舆论所诟病的,是“有级别,有编制,有经费”,属参公管理单位。业内专家普遍认为“去行政化”是红会改革的核心。

但由赵所力推的改革进展似乎并不顺利。课题组组长杨团曾表示,在红十字系统内部,从总会到地方红会,“绝大多数怕改革,怕摘掉公务员的帽子”。

据统计,截至2011年,中国红十字会系统编制工作人员为11228名,聘任人员占到红会项目人员的一半左右。

公开报道显示,课题组曾提出,从基层红十字会和行业红会开始,逐步与行政脱钩,剥离红十字会的日常慈善功能,将公募权转交基金会等,但因内部争议极大,“去行政化”最终未列入中国红十字会的改革任务中。

2012年12月,“捐款箱长毛”事件让红会再遭质疑。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就成都募捐箱事件召开记者说明会,有记者回忆,通气会快结束时,赵白鸽匆匆赶来与记者座谈,聊她的经历、抱负,以及难以承受的压力,“甚至一度激动落泪”。

2013年4月28日,在红会举行的芦山地震发布会上,赵白鸽面对媒体,立下“军令状”:“如果两到三年仍翻转不了‘黑十字’的印象,我将主动请求辞职。”

但质疑不断出现,继社监委委员王永称红会将重查郭美美遭否认后,红会再陷质疑狂潮——先是社监委被指为红会公关部,继而4名委员被疑与红会有利益关系。

不过社监委委员王永告诉记者,他的微博前后收到100多条关于红会的举报,但只有两三条是真实的,专门接收举报的手机,微博的评论里经常收到谩骂之言。

感言希望善意监督批评

它有不足的话,也希望大家善意地监督和批评它。

芦山地震之后,红会以及赵白鸽低调起来,红会几乎不再召开大规模的新闻发布会,遇到社会质疑的热点事件如“灾区捐棉被事件”“救灾仓库转租事件”等,都以发布简单声明而告终。

2013年7月,赵白鸽谈及红会改革与发展时表示,“有一个网站,为吸引眼球,说中国红十字会要求台湾红十字组织留下500万的‘买路钱’才能进入芦山地震灾区”,“事实上是他们捏造了谣言,我认为这就是触及道德底线的行为。”

或许,正如媒体所报道,赵白鸽开始低调,是因为“受伤了”。

伴随“低调”而来的,是红会再未主动公布改革进程、目标及计划。早在2012年底,赵白鸽就向媒体表示,全国红十字会综合改革试点工作将于2013年启动,但搜索可发现,至今红会并无任何有关试点的后续消息发布,试点具体内容、成效、阻碍等均不得而知。赵白鸽曾承诺3年内投用的中国红十字会综合管理信息系统,也毫无消息。

尽管如此,赵白鸽卸任后,媒体报道大都对其不吝称赞之词。数次举报红会的爆料人周筱赟也表示,赵是体制内想做一点事的人。

对于赵白鸽的改革,民政部中民慈善信息中心副主任刘佑平说,赵白鸽上任之初可说是信心满满,确实是很努力要改革,想把红会改革好的,“但红会不是哪一个人想改革就能改好的,红会的体制问题无法回避。尽管不尽如人意,但毕竟红会在做。”

刘佑平认为,正在修改中的红十字会法,必须从法律上来给予红十字会正确定位。“如果不能去行政化,不能突破体制问题,那就把正面的、人道的服务最大可能地发挥出来,把现代官僚的思维、作风减到最低。”

昨天,赵白鸽接受光明网采访时,对网友关心表示感谢,“有网友说我委屈了、辛苦了。其实,3年来,我得到了大家非常多的帮助和支持。”她说:“中国红十字会是大家的,是老百姓的,需要我们每个人去爱护它、帮助它、支持它。红会乃至整个社会的发展都是一个逐渐完善的过程,不会一蹴而就。它有不足的话,也希望大家善意地监督和批评它,共同帮助它成长发展。不仅红会如此,中国如此,整个世界和人类也是如此,需要大家用心去爱。”

自赵白鸽上任以来便一直力推的“红会改革”,却不应随其卸任而结束。未来红会之路如何走,仍值得期待。

(原标题:赵白鸽离任希望善意批评红会)

亚搏app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