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SpiceShop Theme

Sea summo mazim ex, ea errem eleifend definitionem vim. Ut nec hinc dolor possim mei ludus efficiendi ei sea summo mazim ex.

江西九江查处水利系统腐败窝案 158人涉案

江西九江查处水利系统腐败窝案 158人涉案

央广网江西分网9月13日消息 近年来,江西省九江市纪委联合公安、检察等部门组成“捕鱼行动”专案组,成功查处了以该市水利局原党委书记、局长裴木春为首的一批腐败分子。

九江市水利系统腐败窝案共有158人涉案,其中党员干部125人,处级干部16人,科级干部89人。全案共移送司法机关处理17人,收缴违纪违法款7600余万元。

裴木春犯受贿罪、贪污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2年6个月。

九江市水建公司总经理胡江犯受贿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处罚金10万元。

九江市河道管理局局长陆海兵犯受贿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4年。

九江市节水办负责人万俊犯受贿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年。

九江市政府督查室副主任柯善满犯受贿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5年。

德安县水利局长李秀银,彭泽县水利局长何东勇、副局长余光治,修水县水利局长丁彦稳,湖口县水利局长余江等5人分别被判处刑期不等的有期徒刑。

受到党纪政纪处分的还有九江市水利局班子成员桂某、熊某、王某以及副处级干部陈某等。

参与水利工程围标串标、买标卖标的企业法人邱斌、张平、高先军、王海军等7人被司法机关立案。

一潭浑水——水利工程招投标乱象丛生

在九江,每次有水利项目招投标,都有一批“专业代理人”参与,他们手中拥有全国各地多个水利公司的投标介绍信,通过相互串通,私下达成围标协议、借用资质、“卖牌”、买通评委等各种方式,非法取得水利工程项目。这些代理人只管中标不做工程,因此中标后多数卖给其他公司从中获利。

2005年以来,建设队伍要想在九江地区投水利标就要挂靠九江市水建公司,而水建公司则从中渔利。据统计,水建公司总经理胡江任期内,共取得九江市6亿余元的水利工程项目。此外,九江市水建公司还长期与各县区水建公司合作,买断市水建公司在该县区的投标权,各县区水建公司向市水建公司上交管理费。

江西中申建筑公司董事长张平从九江水建公司下海后,长期从事水利工程非法投标活动。2008年,九江市八座中型水库对外招标,张平邀集万某、于某分别借用数十家公司资质参与投标,水建公司同时也借用了多家公司资质参与投标。市水建公司为了中标,支付给张平及其同伙70余万元,让他们放弃中标。2009年,九江市十里河I期工程对外招标,刘某、胡某分别借用多家公司资质参与投标,水建公司也借用了6家公司资质投标。刘某和胡某为中标,就通过张平找到市水建公司总经理胡江串通,愿意支付给水建公司54万元,随后,刘某、胡某顺利中标该工程。

2006年,张平和邱斌合伙围标取得德安县某小水库工程,工程总价180余万元,后以16.2万元价格将此工程转卖给殷某承建。2011年10月,张平、邱斌合伙围标取得永修县小农水工程1-4标段,又将该工程1-2标段以40万元价格转卖给周某承建。

一群蛀虫——见利忘义危害水利工程

高某,原为九江市湖口县张青乡木匠。一次偶然机会,高某经人介绍为裴木春装修住房,因与裴木春是湖口老乡,常在一起吃饭喝酒打麻将,后来发展成为铁杆朋友。两人相互利用、狼狈为奸。裴木春利用职权将高某安排到水建公司上班。

高某既没有自己的公司和土木工程管理经验,也没有承担风险的实力,裴木春竟然违规将市水利局水保科技示范园的装饰工程拆分指定给高某承建;向胡江打招呼帮助高某承接了防汛指挥中心大楼部分工程、彭泽县浪溪水库、九江县雨淋水库等工程。

在九江市河道湖泊管理局下属企业和强公司改制时,裴木春将信息告诉高某,帮助高某提前做好准备并采用围标方式竞得和强公司承租权。高某则投桃报李,承诺让裴木春在和强公司占有一定股份,并先后送给裴木春人民币6万余元,三次出资为裴木春装修房屋。

2009年下半年,高某通过裴木春的关系从水建公司承建了九江市当年最大的病险水库除险加固工程彭泽县浪溪水库工程。浪溪水库是一座以防洪、灌溉为主,兼有发电、养殖等效益的中型水库,坝址以上控制流域面积209平方公里,关系到彭泽县浪溪镇几千群众的生命安全和3.8万亩农田的灌溉。如此重要的水利工程,竟然交给一个毫无水利工程施工经验的木匠高某来负责施工,简直把群众的生命和国家财产当儿戏!2009年底,浪溪水库工程面临关键的防渗墙施工,但防渗墙的施工设备只有江西省水建公司才有。高某为节约成本,竟然自己组织人员用土办法施工,边施工边实验,试了多次也没有成功。

一河“水鬼”——“管工程吃工程”潜规盛行

高某因无资质无技术在浪溪水库防渗墙施工实验中失败,导致经济上亏损,他就想从别的隐蔽工程中多报些工程量捞回来。

有一次,高某与裴木春、胡江打麻将时,将想法告诉了裴木春,并请求裴木春亲自出面帮忙。2010年4月,裴木春到浪溪水库工地检查,向业主方、监理方、施工方作指示:“浪溪水库是重点工程,要保证进度和质量,同时也要把工程款用好用活。”

按照裴木春“用好用活工程款”的要求,彭泽县水利局、监理方、施工方相互“配合”,从防渗墙、溢洪道等工程中虚报套取100万元工程款,高某从中分得55万元,彭泽县水利局分得45万元放入该局“小金库”。在何东勇任彭泽县水利局长期间,伙同工程建设单位以虚报工程量的方式共套取水利工程款226万余元,全都作为单位“小金库”资金放在账外使用。

2006年至2011年,湖口县水务局与工程施工单位“配合”,在湖口县马迹岭水库、殷山水库等水利工程中,以虚增工程量的方式套取国家水利工程资金共计600余万元。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裴木春在担任九江市水利局长期间,先后利用职权将外甥范某从湖口县水利局调到市水利局担任自己的司机,并违规将其从普通职工提拔为市水利局安监科副科长;将妹夫汪某、妻子的侄儿何某、妻子的侄女婿郑某安排到市水政监察支队执法点工作。2005年市水利局成立水政监察支队,有7个全额拨款事业编制对外公开招考,招考比例为1∶3。裴木春为确保何某等笔试入围,找了14名“托儿”凑数参加考试。2007年,裴又利用职权将何某提拔为水政监察支队副支队长。(帅学仁 袁浩林)

办案者说

回想查处水利系统案件中一桩桩违纪违法事实,办案人员总结了“三个没想到”:

没想到水利建设市场管理如此失控。水利系统从上至下都有“水建公司”(国企),因迟迟未改革,水利工程项目一度体内循环,内部操纵,而且市水建公司与县区水建公司利益常常拴在一起,权力寻租必然失控。加上近几年国家投入水利的资金爆炸式增长,由于具有水利工程建设资质的企业较少,竞争不充分,程序不规范,监管不到位,以致腐败问题频发。

没想到水利案件“浪波”如此汹涌。查处裴木春案,带出多名党员干部违纪违法案件,九江市水利局机关6名处级干部、4名科级干部被纪检监察机关立案查处,其中移送司法机关处理3人;水利系统外7名党员干部被查处,如九江市政府办督查室副主任柯某、城建处干部于某,市检察院正科级干部王某,市供电公司干部沈某,湖口县地税局原局长刘某等。水利腐败窝案波及面这么大,令人惊讶。

没想到水利局班子内部关系如此庸俗。一个单位发案,其背后总有必然的原因,班长裴木春理想信念丧失,生活贪婪腐化,沉迷打牌赌博,与多名女性发生不正当关系。裴作为一局之长,伙同副局长以及局财务人员共同贪污,还欣然接受多名副职及中层干部的行贿或介绍行贿,通过多名副职帮助报销应由裴个人支付的旅游费用、医药费用等。同流合污,漠视法纪,可见班子内部关系低俗卑鄙。(中国纪检监察报 帅学仁 袁浩林)

亚搏app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