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SpiceShop Theme

Sea summo mazim ex, ea errem eleifend definitionem vim. Ut nec hinc dolor possim mei ludus efficiendi ei sea summo mazim ex.

“杜鹃”登陆遇天文大潮 上海停售沿海火车票

“杜鹃”登陆遇天文大潮 上海停售沿海火车票

台风“杜鹃”备受瞩目的另一个原因是,它来临的时间刚好遇上大潮汛。台风与天文大潮的高潮位相叠加,沿海地区将出现风暴潮,可能出现“强风、暴雨、巨浪、高潮”四碰头的局面。

昨日,省防指将防台风应急响应等级提升为Ⅲ级。温州市也已启动Ⅲ级应急响应,杭州、宁波、台州、舟山、绍兴市启动Ⅳ级应急响应。截至昨日16时,温州、 台州、舟山、宁波等4市共转移65637人(陆上转移4782人,船上人员回港及上岸60855人)。全省有22854艘渔船均已在港避风或处于安全水 域;2560艘非渔船已在港。

钱报记者从省防指了解到,国家防总已派出工作组到我省指导防台抗灾工作。

沿海将出现风暴潮

最高可掀起6米巨浪

因为台风“杜鹃”登陆时恰逢天文大潮期,浙闽等地沿海将出现台风风暴潮,最高可掀起6米巨浪。

国家海洋预报台指出,9月28日到30日正是农历八月十六到八月十八,福建、浙江和上海沿海恰逢全年天文最大潮期,各潮位站天文高潮普遍超过当地警戒潮位。受“杜鹃”和冷空气的共同影响,浙闽沪等地将出现台风风暴潮过程。

此次台风风暴潮过程,28日夜间至29日夜间影响最为严重,9月30日白天影响趋于结束。

专家表示,“杜鹃”登陆遇天文大潮,容易引起天文大潮、台风雨和风暴潮“三碰头”现象,破坏力更大。

省气象台称,风暴潮,是指强烈天气系统作用下引起的海面异常升高现象,也被称为“风暴增水”或“气象海啸”。由台风引起的风暴潮,叫台风风暴潮。当台风 移向陆地时,由于台风的强风和低气压的作用,使海水向海岸方向强力堆积,潮位猛涨,水浪排山倒海般向海岸压去。强台风的风暴潮能使沿海水位上升5~6米。

台风风暴潮,严重时会导致潮水漫溢,海堤溃决,冲毁房屋,淹没城镇和农田,造成大量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省防指专家说,特别要注意的是,当前伏休禁渔期已结束,大量渔船正在海上作业,沿海还有一些无动力船只;而且,这段时间正处于中秋、国庆双节和中小学放秋假,沿海海岛、山区景点游客众多,防台安全任务很重。

钱江潮会比预计的更汹涌

观潮更要选择安全区域

昨天下午1点,杭州市启动城区防汛防台Ⅳ级应急响应。

杭州市气象局提醒,要注意防范临安、淳安和余杭等地山区局部降水造成地质灾害,山区游客需特别注意安全。

“杜鹃”及随之而来的风暴潮,会对钱江潮产生什么影响?

据杭州市水文站预测:潮水会比原来预计的更加汹涌,来潮时间也会相应提前。农历八月十七、十八两天的潮水可能成为今年最大潮。

对观潮游客来说,这算是个好消息,但正是因为潮水大,更要特别注意安全。

2002年也曾出现台风天遇到天文大潮,当时杭州百人受潮水袭击。钱江晚报2002年9月8日曾报道:“受台风森拉克影响,钱塘江出现风、雨、潮三碰头。在杭州九溪和萧山的美女坝,有100多人遭到钱塘江风暴潮袭击,其中20多辆汽车和摩托车被潮水损坏。在九溪有一位大连女游客死亡。”

台风天遇上最大潮,看潮的市民和游客,一定要选择安全区域和地段,注意警示标志,并听从现场工作人员指挥。

上海铁路局暂停发售

沿海铁路各次列车车票

钱江晚报记者从上海铁路局获悉,从25日起已暂停发售9月29日始发、终到及通过沿海铁路的各次列车车票。

9月29日杭州开往厦门方向所有的高铁和动车已经暂停售票,仅剩一趟K1209次普速车。而杭州发往福州方向也仅剩几趟走合福客专的高铁正常售票。省内方面,9月29日杭州经停温州、台州、宁波且终到福州、厦门、深圳等地的动车和高铁均已暂停售票。

上海铁路局表示,铁路部门将密切关注台风变化,已购票旅客请注意车站公告或拨打12306热线,关注列车开行调整情况。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不宜片面强调“性别平等”

性别的不平等是个历史现象,也是个文化现象。社会发展,不会允许某个性别无休止地拔高自己到地位。行政权力干预性别平等,好处固然多,但后遗症也不少。现在,女性地位被人为强调所带来的负面问题也不少。不少家庭悲剧的产生,与女性的强势不无关系。


校长骂人,院长敢断绝关系吗

师生交恶、升格为网络话题,对彼此来说都有些尴尬,诿过于社交平台似乎能捡回一点面子。但师生关系的确也到了一个该反思的时刻。人大的“绝交门”,因学生在朋友圈批评某些老师、本校历史系以及北大[微博]历史系,出语有些情绪化比如多次说对方是“垃圾”。


他被组织关怀,你们兴奋什么

这样的集体兴奋,这两年经常发生,甚至在某些时候这种兴奋堪称狂欢,有幸灾乐祸的,有鞭尸的。我对这种兴奋和狂欢抱有理解和同情,但还是认为意义不大——就好像,某人得到一个处分,世界可以变得更好似的。


书记局长不和,干部听谁的?

中国的干部似乎天生非常有“个性”,融合程度差,书记与局长关系处得好的少,不相互拆台已是“大幸”。在这样的情况下,机关干部需要在党政主官间“周旋”,弄不好就是“老鼠进风箱”。这种两头受气的感觉,对于“双主官”单位的机关干部应该都不陌生。

亚搏app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