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SpiceShop Theme

Sea summo mazim ex, ea errem eleifend definitionem vim. Ut nec hinc dolor possim mei ludus efficiendi ei sea summo mazim ex.

广东阳东政府介入流转土地 部分作物被强行推平

广东阳东政府介入流转土地 部分作物被强行推平

塘坪镇府介入土地流转有赞有弹

阳江农业局引进农业公司,在该镇建万亩花卉基地,七成村民支持三成反对

\\      青山村原来的果树被强行推平

南方农村报讯(记者 王伟正)春耕时节,农民本是忙碌的,但广东阳江市阳东区塘坪镇上村的一些村民却无田可耕。距离村庄几十米的大片农田里机器轰鸣,几百工人在加紧搭建大棚。村庄四周悬挂的一条条横幅,如“不得强迫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支持国家改革,反对破坏耕地”等,诉说着部分农民的心声。

当地政府认为,引进企业可为村民提供大量就业岗位,能大幅增加农民收入,切实改善农村生活生产环境。上村村支书表示,不管他们怎么说,有的农民就是不相信。对于村里的土地流转,农民到底在担忧什么?

\\万亩土地要流转

农民担忧没活干

3月9日上午,上村支部书记陈家雄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去年6月,阳江市农 业局引进广州绿航农业公司,准备在上村种植绿萝(一种花卉)。项目计划投资10亿元,规划占地一万亩,前期占地几千亩。塘坪镇政府以塘坪镇经济联合总社的 名义与企业签订合同,镇经济联合总社再与各村小组签订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合同。土地租期30年,前五年的租金是每亩水田每年550元,第六年起每亩租金增 加30元。

牛栏岗村干部施祖亮告诉记者,镇干部给村民算账,说一年种两造水稻收入才一 两千元,除去成本,每亩就赚几百元,村民把土地租出去有租金收,还可以去企业打工,但村民不这样算。“不少农民一年种2轮蔬菜一造晚稻。如果一年种三轮蔬 菜,价格高的时候,每亩田有四五万元收入。我种了10多亩蔬菜,一年下来,随便都有十几万元。”

村民陈又华(化名)的看法有代表性。陈又华告诉记者,留在村里的基本都是中 老年人,他们习惯了种田,种的粮食也不卖,但够家人吃,而且吃得也放心。“如果土地出租了,每年550元的租金能买多少米?”陈又华说,土地是农民的命 根,这些中老年人不种田就没事做,打工也没人要。

4月1日,记者在上村的太坪、上朗等村走访了解到,不少50岁以上的农民想去当地企业打工,但企业招工有年龄限制,50岁以上的基本不要。当地企业里七八百名工人,基本是外地人,本地人只有六七十人。

不少农民表示,虽说是来租农民的土地,但没有人跟农民商量,租地价格、合同 条款直接由政府决定。另外,不少农民提出,村里去年刚完成土地确权,而确权期限是到2029年,但村里的土地流转期限是到2045年,不符合《土地承包 法》中“流转的期限不得超过承包期的剩余期限”的相关规定。

3月31日,塘坪镇委书记冯启瑞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确实有部分农民觉得 30年租期太长。但也要考虑企业的利益,企业在每亩地投入十多万元,收回成本也有一个过程。对于为何政府直接介入土地流转,冯启瑞表示,“如果公司直接面 对群众,时间会拖很久。单纯依靠企业,寸步难行。”

\\部分村民不同意

耕地作物被推掉

陈家雄告诉记者,土地流转涉及上村的12个村小组。目前已平整的土地涉及太 坪、上朗、牛栏岗、高岭、青山等村,太坪、上朗等村小组已签名同意并领取土地租金,牛栏、青山等几个村的村民反对激烈。牛栏岗村有68户,根据村小组干部 的统计,只有20多户同意出租土地。阳东区政府称,牛栏岗村68户中,有30户签领了租地补偿。

3月31日,冯启瑞告诉记者,这个项目的土地流转获得了74%农民的支持, 但牛栏、青山等村的支持度不过半。陈又华表示,即使只有一户不同意,政府也没有强迫农民流转土地的理由。《土地承包法》规定,国家保护承包方依法、自愿、 有偿地进行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强迫或者阻碍承包方进行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

陈又华告诉记者,从2015年12月开始,牛栏岗村的土地被强行推平,村民 多次阻止未果。根据村小组干部和村民的统计,牛栏村有300多亩水田,除去部分村民同意流转的,还有200多亩农田在未获得村民同意的情况下被强行推平, 农民所种的果树、蔬菜等作物被推掉。青山村的情况类似,目前处于停工状态。

当地政府表示,牛栏岗村位于项目基地的中心位置,对于项目的顺利建设和连片生产具有重要意义。塘坪镇党委委员岑志党说:“农民的土地确已推平,但只有少数农民不同意,影响了项目的推进。”

“作为村干部,我很尴尬,村民都以为是我带人去把土地推平的。”陈家雄告诉记者,引进项目本来是好事,但现在搞得不好,他的想法是一步一步来,慢慢做通村民的思想工作,但镇政府认为不这样做项目就做不了,“我们反对也没用。”

3月31日,冯启瑞表示,从去年7月29日开始,政府花了大半年时间与村民沟通,但有的就是协商不了,“迫于无奈,我们只能这样做。”

根据《土地承包法》规定,任何组织和个人强迫承包方进行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 的,该流转无效;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有利用职权强迫、阻碍承包方进行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等侵害土地承包经营权的行为,给承包方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损害 赔偿等责任;情节严重的,由上级机关或者所在单位给予直接责任人员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 
\\小家小户难发展

保障利益是关键

冯启瑞表示,塘坪镇是农业镇,发展比较缓慢。引进这个项目,可带动当地经济 的发展。项目是惠民的,也符合中央整合土地、集约利用土地的政策。项目今年计划用地1万亩,可解决6000人的就业问题。“项目得到大部分农民的支持。” 冯启瑞表示,对于部分确实需要种地的农民,政府将对土地进行调整,以满足他们的需求。比如,在牛栏岗村,预留给农民耕种的土地由60亩增加到100亩,青 山村预留地由30亩增加到70亩。

预留土地增加后,还有一部分村民反对。对此,冯启瑞表示,“他们不想解决问题,他们就是要把企业搞走。如果企业走了,农民没有工打,土地整合不了,损害了大部分农民的利益。”

3月31日,阳江市农业局局长陈仕欢告诉记者,农业不能一直是小家小户的, 发展设施农业、推进农业产业化是一个发展方向。塘坪镇引进的项目对于提高土地产出率,培养职业农民,实现本地农民在家门口就业,带动农民增收致富等都有积 极意义。陈仕欢表示,项目推进很快,也影响了部分农民的利益,比如有些卖化肥、农资的,他们就没生意做了。“也要适当考虑这些问题,一个一个地化解。”

陈仕欢表示,从现代农业发展的角度看,一些工商企业占用农地搞非农化,这个要控制。塘坪镇引进的绿航公司是在种绿萝、蔬菜,还是在搞农业。对于项目推进的规模,陈仕欢认为要逐步来,规模不要太大,度一定要把握好。“最根本的是保证绝大多数农民的利益,这个是前提。”


冬虫夏草的“中国式”大骗局

每千克身价高达几十万,冬虫夏草到底是食品?药品?还是保健品?“身份”扑朔迷离,命运数度“反转”,背后闪现各方利益角逐,但并没有妨碍它成为中草药里炙手可热的“明星”。而综其一生,不过是一个“中国式”骗局罢了。


缅甸领导人退隐后为何能出家

尽管军方仍然在缅甸政治生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但缅甸的民主化进程已经不可逆转。由丹瑞和登盛亲手打造的初具规模的民主体制,是他们可以放心退隐、出家的根本保证。


今天我们为什么要读王小波?

我愿在王小波的英灵之前,冠以“说理者”三字,以示我独有的感激和纪念。也许,恰恰因为这不是一个适合说理的时代,说理才愈发具有意义;这不是一个适合王小波生存的时代,阅读王小波才愈发迫切。


港企来到内地会自觉守法吗?

许多企业家表示,他们很难弄清执法的具体标准,并怀疑没有法律法规来限制环保官员的权力。

亚搏app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