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SpiceShop Theme

Sea summo mazim ex, ea errem eleifend definitionem vim. Ut nec hinc dolor possim mei ludus efficiendi ei sea summo mazim ex.

郑州一医院接诊期间遭强拆 拆迁由谁主导遭推诿

郑州一医院接诊期间遭强拆 拆迁由谁主导遭推诿

原标题:拆迁由谁主导?互相推

前天上午9点多,位于郑州市江山路的郑州大学第四附属医院放射科、太平间遭强拆。事发时,该医院处于工作状态,强拆造成太平间6具遗体被埋(本报昨日报道)。昨天,惠济区政府仍未确定强拆人员身份,被埋的6具遗体尚未转运。目前,各方仍在等待惠济区政府的调查结果。

□现场

强拆区被短暂清理

昨天中午,一辆挖掘机停在医院南侧的路口附近,车上人员离开。下午3点左右,三四名男子出现,指挥挖掘机清理太平间南侧外墙残骸,从动作幅度来看非常谨慎。约20分钟后,所有人员离开,挖掘机仍然停在作业区域。

在此期间,记者询问几名男子身份,对方均未作答。挖掘机驾驶员只表示,自己平时给工地干活。

截至昨天下午5点,太平间内的遗体仍未转运,但太平间设备已经断电。院方工作人员表示,6具遗体会转运到它处,但转运时间、方式等尚未确定。“6具遗体中有无名尸。”对于是否通知了其他遗体的家属,该工作人员未做正面回复。

“现在拍片都做不了。”放射科值班医生称,因遭强拆,他们的工作受到影响,已没有病人来看病。因担心CT室内贵重物品丢失,医院用木板挡住了被强拆的窗户洞口。

记者在医院采访时,则遭到一名40岁左右的男子跟踪。起初,该男子坐在轿车里。他见记者拍照,下车开始跟踪,一路紧盯。

□焦点

对于此次强拆的实施者,江山路道路工程第一标段项目部说,“我们只负责施工,拆迁应是街道办来协调”。长兴路街道办则称,“拆迁由征收办负责,具体情况要问区里”。而惠济区政府回应称,“要等待调查结果”。

工程项目部

拆迁由街道办来协调

医院北侧约一公里处,是江山路道路工程第一标段项目部。

一名男性工作人员表示,事发后,已有多家媒体来询问情况。他们只是工程施工单位,并不参与相关拆迁工作,“这事儿和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另一名工作人员则称,医院作为公共机构,似乎不太可能成为拆迁中的“钉子户”。作为政府一方,似乎也没必要动用强拆的手段,“但这中间到底是什么情况,我们也就不清楚了”。

据了解,郑州市江山路(连霍高速——北三环)道路工程施工,从去年2月就已开始。在此期间,拆迁工作一直在进行。而此次遭遇强拆的建筑,医院与拆迁方似乎一直没有谈妥,对整个施工进度产生了影响,“但我们只管施工,拆迁的事应该是街道办来协调处理”。

街道办

拆迁由区征收办主导

距离医院不远处,即为长兴路街道办事处。

组宣科一名女性工作人员向记者出示了一份《情况说明》,其内容与此前惠济区政府新闻办回复媒体的材料完全一致。

对于强拆实施者的身份,该科室工作人员宋先生表示,“现已成立调查组,调查结果一出,会全部发到网上”。

宋先生称,虽然郑大四附院位于长兴路街道办事处辖区内,但工程拆迁工作并非他们负责,“由(区)征收办负责,不是我们主导的”。

至于为何《情况说明》与院方说法有出入,该工作人员表示,“肯定是有出入的,(那些信息)都是医院单方的说法”,并多次强调“这是截至目前最新的调查结果,其他情况仍在调查中”。

记者就《情况说明》中“在拆除实施前,有关人员已对建筑内人员进行了清查”中的“有关人员”身份进行追问。宋先生表示,“可能是征收办(的人员)吧,肯定是征收办主导的,不是街道办的,具体情况最好还是问区里”。

区政府

强拆者身份尚未确定

昨天上午,记者来到惠济区人民政府,针对惠济区政府新闻办给出的说明中,强拆实施者的身份?强拆前是否进行清查,院内有无人员?谁给实施者权力进行强拆?有无相关文件等诸多问题进行采访。

区委宣传部张科长表示,区里已由纪检、公安、司法等部门成立联合调查小组,在紧张地工作中。对于记者提出的疑问,该负责人称,具体情况自己不清楚,“这份说明是通过开会决定的,是初步调查结果。”记者提出采访主管此事的副区长,办公室工作人员称,“领导不在,去开会了”。

随后,记者来到城建局。征收办贺科长称,拆迁是有文件,且有合法手续的。记者询问具体归哪个部门管理,贺科长称并不知情。

在郑城规定[2014]152号文件郑州市城乡规划局文件“郑州市城乡规划局关于天元路等20条道路规划方案的批复”,及郑州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等发布的文件中,郑州大学第四附属医院放射科确在拆迁范围之内。

□调查

医院指认参与拆迁两车牌照

记者从知情人处获得两张现场照片,清晰地拍下了两辆车的牌照。经医院人员辨认后证实,这两辆车为强拆人员事发时所使用。记者又设法得知,尾号“7UQ”的银色小型汽车所有人,为河南盛煌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尾号“J57”的小型汽车所有人,为郑州市惠济区净土生态园有限公司。

记者发现,长兴路街道办事处位于惠济区长兴路21号盛煌五环大厦二、三层,而“河南盛煌实业”六个字赫然出现在该楼楼顶。

另据河南省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该公司经营范围为房地产开发、销售、租赁(凭证)。

在该楼1408室,尽管周围没有任何显示公司名字的标识,但一名男子在查看记者证件后表示,这里就是河南盛煌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但其否认照片中的牌照属于该公司车辆,也未对该情况作出解释。

随后,记者来到郑州市惠济区净土生态园有限公司。一名工作人员称,他们没有尾号“J57”的车辆,不排除其他人员冒用他们的登记信息。

记者探访发现,事发地周围3公里左右范围内,有很多被拆迁的房屋。对于穿迷彩的强拆人员,附近多名住户表示,不知道这些人从哪里来,更没有一个部门出来承认是自己所为。

□律师说法

益清(北京)律师事务所王年华律师称,若有人实施强拆,这种情况下医院只能报警,在无证据证明强拆主体的情况下,无法通过诉讼解决。

王年华称,如果医院有临时建筑许可证,且在许可期限内,即属于合法建筑。而据《物权法》规定,非违章建筑不得强拆。就算进行强拆,也要由司法机关出示行政执法证件监督实施。如果医院无法证明其建筑合法,有拆除权的行政机关就可以根据合法程序实施拆除,无自行拆除权的行政机关也可以通过司法途径,在法院下达强拆判决后实施拆除。

王年华表示,医院若具有合法手续,建筑所有人可要求责任方将建筑恢复原状或赔偿损失。但无法确定责任主体,只能经过公安机关侦查。

京华时报记者 韩天博 吕高见


武器进口第一,日本想干啥?

不难看出,日本制造周边国家威胁论,大量进口美国的先进武器,实际上是意图掩盖着自身国家战略的转型。尽管安倍政府还打着自身是“和平国家“的旗号,但是一旦实力准备就绪,或者因为某些国际事态的刺激,或者找到某个借口,就可能撕下和平的幌子,露出狰狞的面目。


留美生凌虐同学被重判的启示

梳理近来频发的诸多女生凌虐案,情节都大同小异:群殴居多,以多欺少;边施暴边拍摄视频并上传到网上;施暴过程中辅之以人格侮辱,集中体现在逼迫受害者下跪、扒衣、拍裸照、踢下身,手段都极其残忍下流。


恭喜证监会挫败“熔断阴谋”

引入熔断机制的效果,已经有目共睹,那就是用更少的资金,就可以搞出千股跌停,让流动性短时间内冻结,让市值在短时间内大幅度蒸发……怎么看熔断机制怎么像是一个阴谋。既然如此,那么暂停熔断机制,就是粉碎了这场阴谋。


给嫌犯打“马赛克”卖什么萌

好人的权利需要保护,“坏人”的合法权利同样需要保护,这在今天即便还不能被所有人认可,也应该成为执法机关和新闻媒体的共识。而这样的共识,应尽快形成具体可操作的制度规范。

亚搏app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