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SpiceShop Theme

Sea summo mazim ex, ea errem eleifend definitionem vim. Ut nec hinc dolor possim mei ludus efficiendi ei sea summo mazim ex.

四川男子21年前涉杀人放火被判死缓 疑遭受逼供

四川男子21年前涉杀人放火被判死缓 疑遭受逼供

1994年11月,辞职到海南创业的31岁四川男子陈满,因故意杀人罪和放火罪被判处死缓。从陈满被捕、一审、二审、减刑到无期徒刑,22年来,陈满的父母、哥哥多方奔走为其伸冤,并获得了百余名著名律师的帮助。

2015年4月27日21时许,最高法发布消息,指令浙江省高院对陈满故意杀人、放火一案进行再审。昨晚,京华时报记者对陈满的家人及其代理律师进行了采访。

家人感慨

奔走伸冤22年终见曙光

2015年4月28日下午,陈满的哥哥、今年55岁的陈忆通过由清华大学教授易延友发来的微信获知了弟弟杀人、放火一案的再审消息,“我,我父母、二弟,我们都太激动了,很高兴!”昨晚,陈忆通过电话接受记者采访时,仍难掩激动的心情。

陈父今年82岁,陈母83岁,22年来一直为儿子的事情申诉、奔走、操劳,这对老夫妻身患心脏病、高血压等多种疾病,“身体已吃不消了。”陈忆说,22年来,家人时刻不忘为三弟伸冤奔走,从来没有放弃过任何机会。

今年52岁的陈满在家排行老三,二哥陈抒今年54岁。三兄弟的感情非常好,“老三出事时,老二感情受到打击,生活至今不能自理。”陈忆说,为给弟弟伸冤,家里请了拥有100多名律师的律师团,“全国各地知名的律师,像易延友、王万琼、李金星等都提供义务援助。”

陈忆说,他早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曾在一国营工厂做宣传工作,后来和妻子都下了岗。他现在教一名孩子画画,赚取微薄的收入养家。既要照顾自己的家、年迈的父母和生活不能自理的二弟,还要为陈满奔波伸冤,陈忆表示“压力很大”。“二弟本来从重庆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曾在南轩中学教高中语文,因为受这件事的打击,不得不内退,现在生活都不能自理,这个案子把我们家整得太惨了。”陈忆声音有些颤抖。

陈满在海南省美兰监狱服刑,远在四川绵竹农村的家人尽管很想常去看望,但因为高额的交通成本,最后一次探监还是在2011年。“探监时有监控,不能谈案子,只让说生活状况的事。”陈忆说,陈满在狱中写了很多信,叮嘱家里要帮他伸冤。

谈起三弟,陈忆称陈满勤奋好学,对人忠厚老实,很单纯,“他高中毕业就参加招干到一工商管理局上班,参加工作一两年就辞职去海南创业,到海南没几年就出事了,他的经历很简单,我们不相信他会杀人放火。”陈忆说,尽管父母看陈满时心疼钱,但一说为儿子伸冤就不再吝惜,“多年来,我们跑遍了北京、海南的各个部门”。

身在监狱的陈满通过报纸获知案件将要再审。“昨天他给家打电话,很激动,说终于盼来了这一天。”陈忆哽咽着说。

律师分析

王万琼 定罪证据几乎没有

四川容德律师事务所律师王万琼认为,推动最高法指令浙江高院再审该案的关键就一句话,“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2013年七八月份,王万琼初次接触该案。“李金星律师联系了我,说有一个冤案。我看了后觉得很离谱。”王万琼回忆,陈满案当年底在北京开了研讨会,很多专家、律师及媒体参加,“大家看判决书所列出的勘查报告中的物证,竟然没有一件在法庭展示过,法院对该案的定罪,就是靠口供。有罪的证据几乎没有,无罪的证据很充分。该案证人证明陈满不在作案现场,没有作案时间。”

王万琼说,他们是一个律师团队在作战。由律师李金星、陈建刚等发起了拯救无辜者行动。北京理工大学教授徐昕、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何兵也长期关注、呼吁该案,她和清华大学教授易延友是陈满申诉的代理律师。

王万琼称,接下来,她会和易延友教授同浙江高院进行联系,“沟通这个案子的再审情况,我们要求尽快开庭,最高检抗诉到最高法,最高法指令再审。因为再审期间不停止原判刑罚的执行,所以我们希望该案能尽快开庭,让陈满早日回家。”王万琼分析,该案再审的时间一般情况应在下个月,“能在6月份开审,都是正常的,目前情况已经很明确,该案再审没有什么悬念。”

易延友 陈满显然遭受逼供

2013年12月,易延友初次接触到该案,“那时李金星律师问我是否愿意给陈满案代理申诉,我听他简要说了案情,觉得该案即使冤,申诉成功胜算也不大,”易延友分析,第一是该案时间久远,事情查清难度增加,官方平反的成本加大,平反的意愿弱,难度高。第二是陈满认为自己冤,可判决后却没上诉。第三是该案既没死者归来,也没真凶再现,且此前已有多位大律师接力申诉,均被拒绝,“我成功的可能性几乎微乎其微”。

易延友决定先看案卷,看完案卷后,他便决定接下这个案子。“该案令我印象深刻。”他说,第一是该案一、二审定罪的证据当中,很多明显是证明陈满无罪的证据,尤其是大量的证人证言,证明陈满根本没有作案时间,第二是该案所有的物证全部丢失,法庭上完全不可能对这些所谓的证据进行质证。第三是该案的唯一证据是陈满自己的供述,且陈满的供述本身多处矛盾,且陈满申诉中称他在被收审10天后遭到残酷的刑讯逼供。

2014年春节前夕,易延友第一次隔着玻璃见到了陈满。因为感觉难以沟通,次日,经监狱安排,易延友和王万琼第二次见到了陈满,“他比我只大10岁,看上去却比我老20岁。”

“当时陈满很激动,认为整个社会都辜负了他,他简单地认为,不管自己怎么供认,司法机关都应把事情查清楚,因为一直没等到二审帮其上诉的律师,所以陈满耽误了上诉。”易延友称当时他百分之八十相信这是个冤案,因为有罪证据严重不足,陈满没有作案时间的证人证言充分又相互印证,而且陈满显然遭受了刑讯逼供。

2014年2月22日,在对申诉内容做最后一遍修正后,该申诉状被递交到了最高检的申诉大厅。

2015年2月15日11时许,易延友获知了最高检已向最高法提起抗诉的消息。

狱中家书

入狱开始申诉 整整写了20年

自入狱至今,陈满托人从狱中寄出了数十封申诉状。他称自己不服判决。就这样,陈满从狱中寄出的申诉状,一直写到了51岁。

在陈满41岁那年写的申诉状中,他这样写道:“1992年12月25日晚6点钟左右至8点多钟,我一直在宁屯大厦海南靖海科技工贸公司的702、703房,有公司的刘俊生、章惠胜等8人证实,公安机关调查了以上8个人,也证实了。我没有作案时间;他们说我杀了人,杀人的刀在哪里?一审未出示,二审未出示。我要求对现场血、指纹进行科学鉴定,好让事实真相大白于天下。”

父母每月写信 鼓励儿子坚强

“亲爱的满儿:你好!全家想念你!全家爱你!”自儿子入狱以来,这对年迈的父母,坚持每个月给陈满写一封信,每封信的开头,都用这句饱含深切爱意的句子开头。

在信中,他们勉励儿子要坚强,要保重自己的身体,对平反要有信心。

案情回顾

1988年春节过后,25岁的陈满从单位辞职,同王福军等8个四川老乡一起,来到海南创业。

1992年12月25日19时许,46岁的四川人钟某遭人杀害,凶手纵火后逃走。陈满被锁定为凶手。

1993年9月25日,陈满被正式逮捕。

1994年11月,海口中院一审判决,认定陈满杀害钟某并焚尸灭迹,以故意杀人罪和放火罪,判处其死缓。该案宣判后,海口市检察院抗诉。

1999年4月15日,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海口市检察院“以量刑过轻”为由提起的抗诉,维持原判。

2015年2月10日,最高检向最高法提出抗诉,理由是海南省高院对陈满案认定事实错误,导致适用法律错误。

2015年4月27日,认为陈满案存在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等问题,最高法发出再审决定书,指令由浙江高院审理该案。

京华时报记者张淑玲

(原标题:百人律师团助陈满案再审)

编辑:SN098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9岁男童是怎么成“干尸”的

我最想求解的是,救助站为什么在男童死亡那么久及至成为“干尸”后才登报发出寻尸启事?以此为线索,我们可以发出一连串的追问:死于何时何地?怎么死的?尸身上的伤痕怎么来的?死前有否送医诊疗?死后存放在哪里?为何不第一时间发布寻尸消息?


汪国真逝世:谁比谁活得更长

这番感慨,是因为刚刚逝去的汪国真,连日来招致各种调侃嘲讽,从否认诗歌作品,走向鄙薄人格。如此对待过去,对待人生,对待生命,我觉得太不真诚,太不客观,是一种很虚伪的文化生态。


小学生告别信如同啼血告状信

小学五年级的孩子,特别又是女孩子,最该是如花蕾一样的年龄,她们本该是无忧无虑、如诗如歌、天真活泼的年龄段,而现在这个女孩子竟然叹息“活得太累”,以至于拿上一百元就要家出走了,这不禁令人痛心,更让人百感交集。


你永远无法将汪国真逐出时代

始料未及,对于诗人的早逝,网上一边是如潮而至的哀悼与回忆,另一边是汹涌澎湃的批评与反思。对汪国真表示好感的人,夹杂着自己对已逝青春的纪念。有些人说,琼瑶的小说、三毛的散文、汪国真的诗歌以及庞中华的字,构成了人们对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共同记忆。

亚搏app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