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SpiceShop Theme

Sea summo mazim ex, ea errem eleifend definitionem vim. Ut nec hinc dolor possim mei ludus efficiendi ei sea summo mazim ex.

黑龙江省长:龙煤欠薪这事之前是我说错了

黑龙江省长:龙煤欠薪这事之前是我说错了

对话

近日,龙煤集团井下职工欠薪一事引起各方关注。

“井下职工确实有欠薪的,没有理由隐瞒,当时报告上来的信息不准确。”昨日下午,陆昊在驻地代表团全体会后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表示“发现错了就要及时纠正”。目前黑龙江省政府正在积极帮助龙煤集团筹措资金,近期就会把井下员工欠薪补上,并努力解决井上职工欠薪问题。

井下员工欠薪近期就会补上

新京报:龙煤的欠薪整体情况是怎样的?

陆昊:地面职工欠薪情况我们一直是掌握的,但井下职工确实有欠薪的,之前说“龙煤井下职工不欠薪”确实是错了,错了就要纠正,没有理由隐瞒。不管是什么层级报上来,错了都要纠正,更重要的是采取措施解决现在存在的问题。

新京报:有哪些具体措施?

陆昊:井下总体缺人,地面人员富余,不能拖欠井下工人工资,近期就会有具体安排;地面人员也要尽最大努力调度资金发放工资,解决欠薪问题。

我一直强调,无论是政府干部,还是龙煤集团干部跟职工都要真诚,既要讲清楚企业遇到的真实困难,又要讲清楚企业脱困的措施,也要讲清楚各级政府给予的大力支持。

龙煤2-3年分流安置5万职工

新京报:解决欠薪的钱从哪里来?

陆昊:这需要企业和政府共同努力,龙煤集团要通过各种渠道积极筹措资金,要调度正常经营资金,还要努力盘活非经营性资产、非主业对外投资,还要及时清理应收账款。同时形成与银行之间合理的资金周转关系,现在要把保证职工工资及时发放和防止资金链断裂作为最重要目标。

新京报:去年黑龙江财政收入负增长,政府负担得起吗?

陆昊:财政收入20年来首次负增长,主要是因为油价大幅下跌,煤价也在继续下跌。龙煤的困难既有历史积累也有行业问题,光靠企业自身现在解决困难是不够的,企业也要痛下决心,政府要大力支持。国家也很重视,国务院有关部门去年大力支持解决四煤城沉陷区的棚户区改造资金问题。

新京报:龙煤这些年都是严重亏损的,亏损还会进一步加大吗?

陆昊:亏损还会有,但改革措施到位会逐步减少。

新京报:龙煤的下一步改革计划是什么?

陆昊:龙煤现在确实很困难,如果不分流,企业很有可能扛不住,但分流不是把职工简单地推向社会,而是组织化分流。去年我们通过各种渠道,用2-3年时间组织化分流安置5万职工,及时化解资金链中断风险。目前,已经借助龙煤30万亩农地、150万亩林地和煤城公益岗位,与农垦、林业、森工和煤城协议对接分流职工22500人。

向4个领域要经济新动力

新京报:黑龙江去产能压力比较大,如何安稳过渡?

陆昊:黑龙江也面临着去产能问题,去产能就是要解决好人员分流问题。这些年有一些新的产业兴起,比如旅游、养老健康产业,但是这个过渡过程一定要处理好,一定要保证职工的基本生活和收入衔接。

新京报:今年黑龙江的GDP增长目标是6%-6.5%,比2015年还要高,能完成吗?

陆昊:我们要努力完成。黑龙江向4个领域要新的发展动能:一是市场化改革;二是创新驱动;三是人才战略;四是供给市场主体竞争力提升。我们还要在国内有需求增长空间、黑龙江有供给优势的领域下手。一是我们要很好地把握国内高品质食品、乳制品与畜牧产品需求增长的机会,这个我们有供给优势;二是旅游养老健康产业;三是战略性新兴产业,黑龙江在部分领域有供给优势。

新京报首席记者 苏曼丽


中国会重蹈日本房地产覆辙吗

最后我想告诉大家的是,日本在房地产泡沫破灭之后,正在走入第三个“失去的十年”,考虑到中国经济的竞争力和中低收入现状,我们几乎可以肯定的说,泡沫一旦破灭,中国的状况要远远比当年日本要惨烈很多。


人工智能时代99%人类成寄生者

当超过99%的岗位由人工智能完全取代之下,不是你想不想工作的问题,而是根本就无工作可干的问题。


波兰人为什么怀念共产时代?

怀旧之情强烈与否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现实生活中的地位和财富。现实越黯淡无光,过往岁月便越是难以割舍。对于声称自己怀念共产主义时代的波兰人而言,他们念兹在兹的或许并非锄头镰刀,而是那些无需感到挫败和失措的好时候。


清清白白的汤唯干干净净地脱

我平时在写作的时候,特别希望像汤唯一样能很好地把人性、人的本能,以及矛盾、困惑、误解、踌躇、摇摆、张惶、沮丧甚至亢奋,淋漓尽致地展露出来,即使露点也义无反顾。心地清白,所以脱得干净。

亚搏app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