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SpiceShop Theme

Sea summo mazim ex, ea errem eleifend definitionem vim. Ut nec hinc dolor possim mei ludus efficiendi ei sea summo mazim ex.

宁波环保局副局长:治霾不能照搬APEC蓝经验

宁波环保局副局长:治霾不能照搬APEC蓝经验

“春节期间如果出现空气重污染天气,将禁止销售燃放烟花爆竹。当污染天气遇到传统民俗时,我们不燃放烟花,是否真的有利于空气质量?”“我们是北电小区的居民,就在水果批发市场对面,七八家甘蔗批发店每天都露天卖甘蔗,扬尘污染、噪音污染非常严重,你们来看看啊!” 

昨天,本报“两会新闻会客厅”邀请了宁波市人大代表、宁波市环保局副局长瞿尔平,宁波市环境监察支队支队长刘增凯,宁波市环境监测中心主任杜宇峰和大家聊“雾霾治理”的问题。一个小时直播,读者通过热线、网络等形式提出不少问题,三位嘉宾一一做了解答。

□记者 潘慧敏 摄影 记者 张培坚 

甘蔗露天批发引起扬尘、噪音污染

回应:赴现场查看,会写成建议带上两会

“我们北电小区扬尘污染非常严重,大风一吹,灰尘一阵一阵的,弄得我们连窗户都不敢开。”一接起热线电话,傅女士就抱怨家门口一排甘蔗批发店露天卖甘蔗的种种“罪”。她说,有时候桌子刚刚擦好,摆个饭菜的时间,又是一层灰。傅女士住的北电小区位于兴宁路42弄,就在宁蔬水果批发市场对面,而甘蔗批发点都在兴宁路42弄。瞿尔平耐心地接听电话,并做了记录。瞿尔平说,这个地方他每天上班都要路过。

更巧的是,昨天投诉甘蔗露天批发扬尘污染的还不止傅女士一个人。谢师傅也打进电话反映:每天凌晨三四点开始就从集装箱上卸甘蔗,总是“轰隆一声、轰隆一声”,噪音污染非常严重。进出的车辆更是把门口的路挤得水泄不通。在接下去的直播中,还有两位居民也反映了这个问题。

直播一结束,瞿尔平就表示要去现场实地查看,记者也一同前去。记者看到,路上积起厚厚一层泥,路边是一排排占道摆放的甘蔗,非机动车道上挤满了卸货车,连人都走不过。瞿尔平说,老百姓的苦他也深有体会,“我每天上班走过这里,雨天一层泥,晴天一层灰。扬尘污染、噪音污染,还造成交通堵塞。”在现场询问后,他说,回去后要写成建议带上两会,希望能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

能否借鉴北京留住“APEC蓝”的经验?

回应:代价巨大不能照搬,部分措施可以考虑

陈女士向瞿尔平提的问题很有意思:去年11月份,APEC会议期间,北京市民几乎每天都生活在湛蓝的天空下。我们网友称它为“APEC蓝”。“APEC蓝”不就证明了,治霾并非只能“等风来、等雨洗”吗?宁波是不是也能借鉴一些北京留住“APEC蓝”的经验,让我们的蓝天更多呢?

瞿尔平说,“APEC蓝”的出现,让我们肯定:人为控制减排,对于治霾行之有效。治霾不是一定要靠天。大家都知道,“APEC蓝”付出的代价巨大。光河北省有2000多家企业停产,1900多家企业限产,工地停工、汽车限行等等,控制范围还包含了山东、辽宁等区域。

“虽然宁波不能照搬北京的模式,但我认为,宁波可以从中吸取经验。”瞿尔平说,比如冬季遇到重污染天气时,我们可以对机动车进行限行或实行单双号,对一些企业进行停产限产等。

“从长远来看,我们既然知道雾霾主要来自工业废气、农村秸秆焚烧的废气、机动车尾气、建设扬尘等,就要有的放矢地从这些方面着手进行治理。比如进行产业结构调整,对一些落后产能进行淘汰,鼓励一些绿色环保的企业落户宁波;还有一项工作是加大机动车尾气治理,在2015年要基本淘汰黄标车。”瞿尔平解释。

出现重污染天气时,有必要禁放烟花吗?

回应:集中燃放烟花爆竹,PM2.5数据会飙升

“新闻上说,今年春节期间出现空气重污染时,将禁止销售燃放烟花爆竹。”何女士不解地问:“我们不燃放烟花,是否真的有利于改善空气质量?雾霾天最大的污染源不是工业排放吗?”

宁波市环境监测中心主任杜宇峰回答了这个问题:“春节期间集中燃放烟花爆竹,对周边空气质量的影响很大,城区监测点的PM2.5数据会飙升,对人体危害也非常大。”

根据2014年的除夕至正月初一的数据,宁波出现了两大空气质量重污染时段,分别是除夕的20点至21点和正月初一零点至1点,局部地区空气质量达到六级严重污染。尤其是去年正月初一凌晨1点,全大市18个监测点位中有12个达到重度污染以上状态,宁海跃龙站空气质量指数达到500,首要污染物PM2.5为548微克/立方米,指数“爆表”。

杜宇峰认为,治雾霾盼蓝天,公民不能当看客,呼吁广大市民从点滴做起,今年春节不燃放或少燃放烟花爆竹,这对空气质量是有好处的。

热线中,还有读者问到了环境信息公开的问题。王师傅家住高新区,离双鹿电池不远,想知道他们排放的水是否达标,要如何申请环境信息公开呢?宁波市环境监察支队支队长刘增凯说,可以到当地环保部门官方网站查询企业项目审批排放情况等。如果网上没查到,可以书面申请,要求环保部门公开。

(原标题:重污染天气禁放烟花真有用吗能否借鉴北京留住“APEC蓝”经验)


日本人质交换何以谈不成?

这次看似很有希望的交换,何以最终如此惨淡收场?ISIS、约旦、日本政府的“底价”看似接近,实则差异很大。


良心大厨不是一碗心灵鸡汤

道德底线一再沉沦的社会,缺德已经不是新闻,人们对坑蒙拐骗已经见惯不怪变得麻木,觉得短斤缺两才是常态,用鸡架当鸡肉才是正常的人性,为了利益出卖良心才是现实,哪一天突然看到有个厨师竟然不与这种潜规则为伍,甚至为了坚守良心而不惜被炒掉时,就当成了大新闻。


咀嚼痛苦

多年之后,偶遇她的父亲,那父亲神色黯然,说女孩已经不在了。我大吃一惊,心中浮现出她充满青春活力的娇憨样子,不敢相信她已撒手人寰。她的死竟是如此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罚款降得住广场舞吗?

“广场舞本无错,错的是高噪音。既然国家标准是55分贝,超了后警察为什么不能治安处罚或拘留?”可见,噪音污染的标准早就有了,广场舞在法定的标准内进行,不论你我喜欢与否,都得允许那些大妈们尽情去跳。

亚搏app

发表评论